天津高考狀元學習秘笈:做題就像玩游戲
http://www.eceeld.tw  2012年5月10日  來源:天津網

  又到金榜題名時。總有這樣一批學生,他們從高考的千軍萬馬中脫穎而出贏得高分;他們即將在眾人的艷羨下迎來頂尖高等學府伸來的橄欖枝;他們是同齡人中的佼佼者,國家民族未來的拔尖創新人才也許就從他們中間誕生。

  人們不禁要問,這些高分考生是否真的聰慧過人、天賦異稟?還是靠勤奮苦讀,堅韌不拔的精神?或者,他們有什么學習的高招秘笈?

  他們的秘笈

  ■“弄清楚自己要怎么學,是比弄明白幾道錯題重要得多的事情。”

  ■“學習與畫竹一樣,心中必須先有對知識的宏觀把握。”

  ■“更重要的是在做題中思考、發現、總結和理解知識,才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一定要聽老師的話,自己主意別太正了。”

  ■“學習不是一個人的事。一個人再強,也不可能什么都是最強的。”

  ■“如果只把眼睛放在‘分’上,不會讓你在學習上變得特別強大。”

  唐天琪

  做題就像玩游戲“打怪”

  畢業學校:天津一中高三12班

  高考成績:693分(語文127數學142英語140理綜284)

  報考學校:清華大學電子信息工程

  這是個極具親和力的女孩兒:白皙的皮膚,圓圓的臉龐,荷葉式的短發上別著個俏皮的小卡子,看上去很是乖巧恬靜;聊天時,她一雙愛笑的眼睛不時彎成兩彎月牙,時常被自己咯咯的笑聲打斷。

  “我特別愛笑,是個挺容易快樂的人。”唐天琪說起話來不緊不慢,笑的時候仿佛連頭發都在一起跳躍,“別人總以為學理科的女生,尤其是成績好的,都挺呆、挺古板的。其實不是這樣,在我們班里,好多女生都像我一樣,也喜歡說說笑笑、喜歡玩兒,平時常常一起做些體育運動,放學回家也常常會打電腦游戲。”

  她很“另類”早睡晚起還“逃”過課

  高中三年,唐天琪的成績一直在班里遙遙領先,穩穩地占據前三名的位置。“她考高分很正常,她就是我們班的‘神’!”她的同學幾乎一致地這樣對記者說。

  唐天琪很有自己的想法。高三在很多學生眼中意味著“晚睡早起、通宵達旦地做題”,而唐天琪卻慢條斯理地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挺優雅”。“我是早睡晚起的典范!”她笑著吐了吐舌頭說,“高三時學校每天早上7點半上早自習,因為家離學校挺近,我每天早上總是要拖到快7點才從床上爬起來,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洗漱、吃早飯,然后沖到學校。”

  在一中有這樣一個傳統,臨近高考時高三老師都會放棄休息時間,在下午放學后集中一批成績優異的學生“開小灶”,被大家譽為“精英班”。“幾乎每個高三學生都想到這個‘精英班’聽課,可只有唐天琪竟然把這個課給‘逃’了!”同學冷士強說,“她有自己的想法。”

  “該講的老師一定在課上都講了,我相信老師一定不會偏心把‘秘笈’留到‘精英班’的。”唐天琪笑著說,她覺得每天下午五點放學準時回家吃飯挺好,“我不想把自己弄得太疲憊,如果晚上八九點鐘才到家,寫一會兒作業就十一二點了,一點自己的時間都沒有了。”

  她很清醒給自己寫信調整心態

  唐天琪喜歡花更多的時間去“了解自己”。每次期中、期末考試之后,她一定會用半天的時間一個人“發呆”,審視自己這一段時間學習的狀態和問題。 “我常常給自己寫信,考得好時會給自己澆澆冷水,考得差就鼓勵一下自己,同時確定下個階段該怎么學,比如各學科學習的時間分配是否合理、心理上需要做哪些調整等。”她認為,弄清楚自己要怎么學,是比弄明白幾道錯題重要得多的事情,“必須真正了解自己!”

  休息時,除了看自己喜歡的林語堂的書之外,唐天琪和同齡小女孩一樣,也喜歡玩點兒游戲。她竟然從玩游戲和做題中找到了異曲同工之妙。“在我看來,做題和‘打怪’的感覺一樣,干掉一道道難題,也會讓我很興奮。”

  “做題切忌‘只看不做’,遇到難題就迫不及待地看答案,這是個誤區。其實在解題過程中能夠學到很多東西,訓練久了,頭腦會變得清晰起來,看到題目后會馬上反應出該用哪把‘鑰匙’打開這把‘鎖’。”

  在享受做題過程的同時,她對大家普遍反感的背誦和題海有著自己的見解:“無論是大量記憶,還是海量做題,都只是學習的一種手段,目的都是對知識的更深層次的理解。所謂‘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并非毫無道理,背誦和做題都是一個熟能生巧的過程,關鍵要在理解中記憶,在做題中梳理和積累思路。”

  劉笑語

  分數對我不是很重要

  畢業中學:耀華中學高三2班

  高考總分:672分(文科) (語文120數學143英語144文綜265)

  報考大學:北京大學經濟學院

  干練的娃娃頭,簡潔明朗;淺淺的笑容,坦然淡定;身材高而瘦,但并不弱不禁風,而是透著一股堅韌,這是個很有主意的女孩———這就是劉笑語給人的第一印象。

  果然,開始談話后,她的語言干脆凝練,沒有過多感性的修辭或煽情的表情,更多的是有條不紊的理性陳述。

  關于家庭“父母對我很放手”

  談到自己的名字,笑語說,這里面包含了父母對自己的期待———“希望我快快樂樂地成長,生活里都是歡聲笑語。”

  笑語之所以選擇學文科,純粹是出于興趣,或者這“興趣”中有受家庭氛圍熏陶的因素。笑語的父親是學中文出身的,母親在大學是學法律的,“一家子都學文”。

  談及自己的成長,笑語說,從小父母就不怎么管她,對她的教育很“放手”,這也養成了她幾乎所有的大事都自己做主的習慣。“父母特別尊重我的選擇。我們三個一起商量事情,他們會提建議,但最后拿主意的還是我。”笑語明白,其實父母對她并非“不管”,而是非常“尊重”。就拿高考選擇學校來說,父母幫她收集了幾乎所有他們可以找到的信息,并和她一起分析選擇學校和專業,并給她提供自己的建議。“雖然最終的選擇要我自己做,但他們的建議對我非常有幫助。”笑語認為,家里的這種氛圍,讓她的性格更加獨立。

  關于愛好“我是班里一辯手”

  笑語非常喜歡邏輯性很強的東西,比如辯論。“我是文科中比較偏理的,寫作不是我的強項,但我喜歡文史綜合的邏輯性,總能從中發現學習的樂趣。” 笑語告訴記者,高二時學校組織辯論賽,她是班里的一辯手。

  “我沒有什么特別突出的才藝。作為文科生,我身邊的許多同學都有著非常廣的知識面,有的還多才多藝。相比之下,我的生活是比較單調的。”笑語淡淡地一笑說,盡管單調,但她自己卻覺得挺有樂趣。

  這次志愿填報,笑語選擇了北京大學經濟學院。之所以作出這樣的選擇,是因為她喜歡“學術味濃”的領域,她希望將來可以做一些理論研究。

  關于學習“分數不是很重要”

  這次在耀華,劉笑語毫無意外地考了讓人艷羨的高分。在此之前,高三的十次大考中,八次她都拔得頭籌。但她卻淡淡地說,“分數,對我來講其實不是很重要。”

  “我覺得我學習的目的不只是取得高分,這樣的想法是在我進入文科班之后越來越清晰的。”笑語說,進入高三后,海量的作業和頻繁的考試讓人疲于應付。“如果只把眼睛放在‘分’上,就會讓我們在復習的時候,沒有培養自己能力的意識。雖然這樣可能也會潛移默化地影響我們的能力和思維,但我覺得這樣的結果不會讓你在學習上變得特別強大。”跳脫出了“分”的禁錮,笑語復習時更加注重體系的建立,總結自己的專題。“比如政治時事,我在復習的時候,總結了十幾個自己的專題,比如世博會、低碳經濟。老師出考題時,有很多我已經思考過一遍了,知識運用起來也更加得心應手。”

 關于狀元心得更多的相關文章請點擊查看 

特別說明:由于各方面情況的不斷調整與變化,華禹教育網(www.eceeld.tw)所提供的信息為非商業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僅供參考,相關信息敬請以權威部門公布的正式信息為準。

排三谁确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