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28位高考文理科頭名:注重積累是共性
http://www.eceeld.tw  2013年7月2日  來源:渤海早報

  11年來,津城共走出28位高考文理科頭名,其中有6個年頭出現了實考分和投檔分兩個第一,除了今年尚在錄取中的3人,其余全部被清華、北大兩所中國頂級名校包攬。但據了解,天津一中今年文科實考分672分的范瑤瑤已填報港大志愿。
  
  28人中,耀華中學7人摘得榜首,南開中學4人,天津一中和靜海一中均為3人,此外也有像來自塘沽一中、大港油田實驗中學的佼佼者。值得關注的是,2006年理科頭名劉倫和2007年理科頭名陸宇衡在金榜題名那年都只有16歲。
  
  其中,女生17人,男生11人,在這個特殊的小群體中,“陰盛陽衰”趨勢明顯。在文科上,女生擁有絕對優勢,包攬了除2006年、2012年以外的全部文科第一,而在2004年、2005年、2010年則出現全“娘子軍”陣容。
  
  這也與全國高考頭名的性別比例相吻合。根據中國校友會網近日發布的《2013中國高考狀元調查報告》顯示,2000年~2012年中國各省市自治區高考頭名中,女生略多于男生。其中天津、福建、河北、北京、黑龍江、江蘇、遼寧和上海等省市狀元女性比例超過60%。
  
  專家分析稱,女性身心特征優勢決定其在現行的中考、高考等標準化考試中處于有利位置。女性相比男性而言,心思更為細密、心態更為穩定、知識點記憶更為系統,且在語言方面見長,而男性多在空間推理和數理邏輯方面占優。
  
  經管專業成最愛
  
  回溯過去十年,經管專業是天津高考頭名考生最愛,共有10人扎堆填報經濟學或管理學專業,包括7名文科生和3名理科生。此外,南開中學今年高考中考出716分高分的理科生李棟,也鎖定清華大學經濟與金融國際班。
  
  文科頭名中,3人選擇了經濟與金融,3人選擇了光華管理,還有2人選擇了文科實驗班,工商管理和法學各有1人。理科頭名中,對生物科學、電子信息、經管等專業青睞有加,各有3人選擇,其余則分布在數學、計算機、自動化、建筑等專業中。
  
  毫無疑問,這些專業都是清華、北大熱門專業,看起來“錢途”無量,每年的錄取分也是高居不下。對于他們而言,不必擔憂專業調劑風險,專業任由高考頭名挑選。大多數人也都根據個人興趣敲定專業。
  
  在2009年,清華首次打破文理界限,意味著學文的同學也能報考理科專業。當年,王珊以天津文科頭名的成績考上清華,自幼喜歡畫畫的她卻一直在經濟與金融、建筑兩個專業之間抉擇。作為教育改革的獲益者,文科生王珊最終選擇了以往只有理科生才能報考的清華經濟與金融專業。
  
  高考頭名也會有他們的苦惱,也會面臨個人喜好與專業之間的沖突,曾有一人盡管已經考入北大光華管理學院,但她自己卻對文史哲,尤其是對中國傳統文化深感興趣。入學后,她產生過轉系到文學院的想法,但這個想法在家人的勸阻下不得不擱置一旁。
  
  注重積累是共性
  
  每年高考過后,都會有記者詢問高考頭名學習秘訣,而部分媒體報道則讓人感覺他們平時學習得很輕松。渤海早報記者梳理后發現,他們不僅非常聰明,也更注重學習技巧和方法,注重積累是很多人的共性。高考理科頭名們喜歡準備錯題本,而文科頭名們注重消化理解知識點,建立專題,代替死記硬背。
  
  雖然李棟的成績在南開中學理科實驗班一直遙遙領先,他每次考完他都會靜下心來剖析問題,“我一直都準備有錯題本,記錄下每次做錯的題,每道題都要深入分析錯的原因。”功夫下在平時,考試前他都會翻閱錯題本。而2008年理科頭名卓子涵也有一本錯題本,直到高考前一晚他還拿著厚厚的本子。
  
  好的學習習慣是可以一直相伴的。6月21日,清華園里的王珊正忙著準備雙學位的課題,穿梭于打印店和寢室之間。即將本科畢業的她仍舊忙忙碌碌,并沒有沉浸在畢業的狂歡之中,今年她以優異的成績被保送本校繼續攻讀金融專業研究生。
  
  在強手如林的清華園里,至今她仍堅持著小時候爸爸告訴她的“日清周結”法,這四個字被她攥得緊緊的,已經成為了一種習慣。王珊說:“每天的任務都要盡力完成,不要拖延,而一周下來,也要回顧這一周來的學習,加深記憶、總結經驗。”王珊認為,“日清周結”不僅僅是學習上的鞏固記憶,也包含了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好的成績不見得會有好的未來,但好的成績一定會有一個好的平臺。”2006年天津理科頭名劉倫大學期間依舊非常忙碌。今年,從清華研究生畢業后,劉倫將赴英國劍橋繼續深造讀博。
  
  家庭教育很重要
  
  值得關注的是,家庭教育在人才培養中至關重要。查閱11年來天津高考頭名的家庭背景,會發現出身知識分子家庭的幾乎占了一大半,不少人的父母是教師、工程師、醫生等。
  
  2011年天津理科頭名宋博鍇是個靦腆的大男孩,他的父母都是南大生物學系教授,自打記事起家里就堆滿了生物學科的相關書籍。這也促使他最終選擇了生物科學專業。
  
  劉笑語則在家庭氛圍熏陶下,成了全家第三個學文的。她的父親學中文出身,母親在大學是學法律的,她也以2010年天津文科頭名身份如愿進入北大經濟學院學習。
  
  2006年天津理科頭名劉倫的母親是一名中學教師,父親做企業人事管理工作。2007年天津文科頭名於思雨酷愛文學,父母卻是理科出身,母親是大學教師,父親是位醫生。2008年理科第一卓子涵的父親是位工程師,母親是教師……
  
  但也有來自普通家庭的第一,2007年天津理科第一陸宇衡的父親是一家企業職員,母親曾是一名會計。2003年天津文科第一王璇的父母親均是油田職工。
  
  放手和信任則是這些家庭教育中的共性,劉笑語說父母對她的教育很“放手”,這也養成了她幾乎所有的大事都自己做主的獨立性格。陸宇衡父母對他管得不是很多,雖然也對他飽含著期望,但從不把期望掛在嘴邊。陸宇衡知道,這是父母不想給自己壓力。
  
  光環清零再啟程
  
  “在清華園里,每個人身上都有閃光的地方,就拿我們學院來說,有來自全國各地的狀元,打水能碰到、吃飯能碰到,出國交流也能碰到,每個都多才多藝。所以平日里大家也不會提到高考成績,更多的是互相促進,努力學習。”
  
  大學里,王珊也像所有大學生一樣,混過社團,做過社會調研。她說,清華園里太多“學霸”,自己實在算不上,只想按自己的步驟慢慢地來。大一時,班主任說的話她仍然記憶猶新,“優秀的人太多了,不要和別人比,永遠要和自己比。”王珊想做更好的自己,回想4年前接受采訪,王珊覺得如今自己更加理性、考慮事情也更全面,與人溝通也更開朗了。對于未來,她有自己的規劃,研究生畢業后她想先工作,積累了工作經驗之后再做一個滿世界亂飛“國際金融人”。
  
  “時間過得真快,離當年高考已經過去十年了。當年的記憶也都漸漸模糊了。”盡管北京與加州有13個小時的時差,但渤海早報記者還是很快收到了袁長銳回復的電子郵件。2003年,袁長銳從塘沽一中以666分考入清華大學計算機系,本科畢業后赴美國依力諾伊大學讀碩士,2009年進入全球最大數據庫公司──美國甲骨文公司工作。
  
  “我覺得自己很普通,沒有什么特別的,當年的成績也有很大的偶然性。”在袁長銳看來,“其實高考結束以后,我就讓這一頁翻過去了,所以我從來不在意自己是高考的狀元。因為高考的結果只代表過去,我們的眼光還是要放到將來。”
  
  大多深造或出國
  
  數據顯示,高考頭名考生顯示出了良好的學術造詣,在已經本科畢業的狀元中,出國或繼續深造占到九成多的比例,本科畢業后即求職工作的人屈指可數。
  
  2004年天津文科頭名劉爽從北京大學法學院本科畢業后,像所有“北漂”一樣租房子趕地鐵,在一家律師事務所擔任律師。“本科畢業后選擇就業,不代表我不會去進修。”劉爽認為:“在傳統觀念中,書要一讀到底。這種觀念忽略了終身學習的理念,尤其是對于文科的一些專業,我覺得還是工作經驗比較重要。如果將來能帶著工作中遇到的問題和經驗再去讀書,我想效果會更好些。”
  
  袁長銳坦言對于國內的高考已經關注不多,但前一段看見有學生因為高考成績不理想而輕生感到很心痛。“高考不是人生的全部。高考成功與否與人生成功與否其實沒有多大關聯。我覺得教育上還是應該多強調怎么做人,而不能只強調分數。”
  
  而對于狀元流失海外這樣的社會看法,袁長銳覺得這是中國更加開放更加國際化的一個結果。
  
  清華大學多年從事招生工作的范寶龍老師告訴渤海早報記者,高考仍是當下中國體現教育公平的主要形式,“狀元”只是其中高分考生的代表。因為備受矚目,所以社會對他們有更多的期待,但是學習優秀要轉化為職場優秀,還需要更多的歷練和全面發展,相信他們會是發展最好的一批人之一。
  
  高考志愿填報正在進行中。學子們有人收獲喜悅,有人仍在等待。連日來,渤海早報記者盤點從2003年至今天津高考文理科頭名,他們中有些人走上社會,有些人遠赴海外,有些人還在校園。在他們身上,“愛玩網游、從不上補習班、從不起早貪黑……”等媒體慣例式報道,并不是這個群體真實縮影,成功從來都不能只靠一種“秘訣”來歸納。

  首席記者邵雋
 關于天津高考更多的相關文章請點擊查看 

特別說明:由于各方面情況的不斷調整與變化,華禹教育網(www.eceeld.tw)所提供的信息為非商業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僅供參考,相關信息敬請以權威部門公布的正式信息為準。

排三谁确选号